登錄|注冊
當前位置  : 首頁  >  新聞中心  > 

際華新聞

新聞中心
  • 際華新聞
  • 際華視頻
  • 際華十年
  • 公告通知
  • 際華新聞

    徐悲鴻油畫《桂林山水》現北京際華春秋

     

     
     
     
     
     

    2017年12月22日,北京際華春秋拍賣有限公司秋季拍賣會將在北京亮馬河飯店拉開序幕。際華春秋“百年巨匠——中國二十世紀經典油畫專場”推出了徐悲鴻油畫巨作《桂林山水》,還有潘玉良、林風眠、關良、劉海粟等大師的油畫作品。

     
     
     
     
     

     

     

    徐悲鴻  桂林山水

     

    布面 油畫 鏡框

     

    尺寸:51×74cm

     

    簽名:悲鴻、乙亥

     

     
     
     

    出版:

    1.《揚子美術博覽會》P1、P2,朱葵主編,江蘇省美術館編印,江蘇省美術館,2001年9月出版。

    2.《美術博覽》P8,候一民、周昭坎主編,中國現代美術出版社出版,2005年第4期總18期。
    3.《中國油畫》P76,2006年第2期,中國美術家協會油畫藝術委員會、天津人民美術出版社出版。
    4.《徐悲鴻年譜長編》P396,王震主編:上海畫報出版社,2006年12月第一版。
    5.《徐悲鴻美術全集》P70、P71,廖靜文主編:徐悲鴻紀念館編印,2011年第一版。
    6.《中國百年油畫名家精選集》P35,南京大學出版社,2012年11月第一版。

     

    收藏:《江蘇省美術館、藝海堂收藏》P1。


    展覽:

    《揚子美術博覽會》P1、P2,2001年9月,由江蘇省美術館主展場展出。

     
     
     

     

     

     

     

     
     
     
     
     
     
     

    徐悲鴻處于抗戰時期的1935年11月至1942年12月,曾先后十次往來廣西。除了籌備畫展、辦學、講學以及藝術創作等情況,加之徐悲鴻所在的南京中央大學是蔣介石極力要管制的學府,徐悲鴻在南京不能實現自己的愛國抗日主張。而他類似的宣言或主張難免遭到威脅和迫害。此時,處在中國大西南地區的廣西卻是另一番景象:新桂系取代老桂系,李宗仁等人善于治理該地區一切事物,不到幾年的時間就把廣西打造成在當時享有盛譽的“模范省”。加之,徐悲鴻素對“甲天下”之桂林山水慕名已久。他的老友陳宏就是廣西人,與他談起家鄉的桂林山水之時,自然“勾引”著熱愛繪畫藝術的徐悲鴻。這從他首次來廣西時接受《民國日報》(南寧版)記者采訪的談話中可知。的確,“桂林山水甲天下”,這是他個人藝術創作新發現的寶藏。徐悲鴻在自己的記載中這樣稱道:“土耳其舊京伊斯坦布爾信美矣,山遜其奇;雅典有安克羅波高崗,去水太遠;特來斯屯美矣,而與山水若不相關;佛羅倫薩美矣,安爾那焉有漓水之清?至于杭州、成都、福州,雖號為名都,皆去之遠甚;若北京、南京、巴黎、倫敦、羅馬、柏林、莫斯科、東京、列寧格勒,或有古跡,或有建筑俱為世界所稱道,但以天賦而論,真為桂林所笑也。”(王震編《徐悲鴻文集》)。

    除了特有的廣西風光的吸引外,還有一個原因,即廣西新桂系當局對徐悲鴻的禮遇頗高。徐悲鴻與廣西“二李”(指李宗仁、李濟深)的關系都很要好。“二李”都給予了徐悲鴻很大的幫助。廣西寬松的政治環境對于愛國的美術家徐悲鴻來講是一個不可忽視的來桂因素。他第一次到來后,新桂系當局就為徐悲鴻舉辦了首次在桂畫展,還聘任他為廣西美術會名譽會長。爾后,鑒于徐悲鴻的個人名望,新桂系當局還請他擔任廣西省政府顧問。

    徐悲鴻來廣西的個人因素,是來自感情上的苦痛——主要是徐悲鴻與蔣碧微雙方之間的感情糾葛。徐悲鴻抗戰時期在廣西的美術創作以及生活經歷,可以說是徐一生中非常特殊的一段歷程。“八桂之行”促使他發展廣西現代美術事業,諸如多次籌備個展與群展、興辦夜校形式的“藝師班”(全稱“廣西省會國民基礎學校藝術師資訓練班”)以及向廣西當局倡議籌建“桂林美術學院”等諸多想法,絕大部分都能取得官方的支持。從現狀來看,徐悲鴻在桂期間創作的國畫作品應占絕大部分。原因一方面是油畫材料本身的缺乏,一方面是國畫創作是最好的應景方式。而這兩類創作中也有不少杰作,比如1936年6月創作的國畫作品《船夫》(又名《漓江船工》)1936年6月,徐悲鴻有過一次廣西之行。這是留桂時間最長的一次。從1936年6月2日至1937年初,徐悲鴻的主要活動地點為南寧、桂林(包括陽朔)。在桂期間,徐悲鴻多次放游漓江,對漓江兩岸的風俗民情頗多了解,有時還主動與船工、漁夫作一番交談,畫面所繪自然是所見之景。

    徐悲鴻在廣西期間創作的《風雨思君子》《逆風》《壯烈之回憶》《風雨雞鳴》《漓江春雨》《晨曲》《奔馬》等作品都是其這個時期的代表之作。

    美麗的桂林山水無疑是徐悲鴻精神上最好的慰藉,為了紀念這次難忘的旅行,徐悲鴻還專門寫了一篇《南游雜感》,文中寫道:“世間有一桃源,其甲天下山水桂林之陽朔乎!桂林至陽朔約一百二十里,舟陸可通,江水盈盈,照人如鏡,縈回繚繞,平流細瀉,有同吐絲,山光蕩漾,明媚如畫,真人間仙境也……”。中央大學遷往重慶以后,學生們紛紛要求徐悲鴻回校執教。1937年10月,徐悲鴻回到了中央大學。即便如此,他仍然惦記著桂林的工作。在以后的兩個學期中,他都是在重慶中大上完兩個月的課后,隨即趕回桂林。

    桂林山水甲天下,陽朔堪稱甲桂林,群峰倒影山浮水,無山無水不入神”。徐悲鴻這幅《桂林山水》出色地描繪了桂林風光,是徐悲鴻先生一幅難得的代表作品。

     
     
     
     
     
     
     
     
     

     

     

     
     

    更多精彩內容,請關注微信公眾號

     

     
     
    久草资源站2中文,久草免费观看在线福利新版本,久草在线免费视频在线观看,2018大香蕉人人视频,久草人人天天